党员咨询服务电话:0577-12371   组织系统举报电话:0577-12380
今天是:

您当前的位置 : 温州党建   ->   基层党建   ->  正文
从“自顾自”到“抱成团” 永嘉以基层组织创新破乡村振兴困局—— 联合党委诞生两年间
来源:浙江组织工作网 日期:2019-02-18 15:04:45 字体:

  

   核心提示

  产生分歧的根本原因,是村与村之间的利益博弈,联合党委从整体做谋划,权衡各村利益,化解各村矛盾。

  虽然都在联合党委的框架内,但各村较上劲了,摩擦不可避免。联合党委通过不断引导,让各村主动为全局着想。

  “人心齐,泰山移。”这是永嘉县委两新工委副书记、组织部副部长滕翀敏常?#20197;?#22068;边的一句话。

  永嘉全县903个行政村,在引进项目、壮大村集体经济的过程中,“抱团”是绕不开的两个字。但各村的立场不同,时常会遇到种种分歧。

  怎样通过党建引领,在不同村之间增强统筹,让乡村的发展更具整体性、协调性?眼下,一种基层组织建设新模式——“联合党委”正在永嘉悄然兴起。

  关键词:和事佬

  从“拆台”到“抱团”

  有段时间,永嘉县岩坦镇党委书记徐翔常在岩坦村、?#25346;?#26449;和屿北村之间来回奔走,充当“和事?#23567;薄?/p>

  让3个村翻脸的,是一条道路的修建。这条直抵屿北村的环山路,按规划,得从岩坦村、?#25346;?#26449;的外围经过。但岩坦村、?#25346;?#26449;两村干部认为,公路不从村内经过,土地资源?#35805;?#30333;占用,便宜了屿北村,明确表示反对。

  彼时,屿北村正在整村开发,打造文化旅游综合体。环山路如未能按期修建,将会影响整个项目的推进。

  “好说歹说,两村干部?#30446;?#31216;,‘路可以经过,但屿北村要拿出建路占用土地面积的三倍返还’,这一要求,屿北村显然无法接受,说到底还是不同意。”徐翔感叹,岩坦下辖80个行政村、1个居委会,是华东区域面积最大镇,修一条路都这么折腾,整个镇的发展势必不会顺利。

  公路的难题还没化解,新的项目又来了。

  2018年初,永嘉县委、县政府决定在岩坦镇这片山清水秀之地,“复活”古时的舴艋舟,串联起楠溪江沿岸14个村庄,打造乡村振兴示范带。“?#30452;?#25197;”的屿北村、岩坦村和?#25346;?#26449;就在其中。

  3个村都难对付,现在要面对14个村,徐翔更头疼了:“到底有什么方法,能让各村消除分歧,拧成一股绳?”

  负责基层党建工作的滕翀敏给他支招:“绑定各村,先绑定各村党支部。”这就是“联合党委?#34180;?#27704;嘉正在探索的基层组织建设新模式。徐翔决定试试。

  2018年3月,在永嘉县委、县政府的指导下,岩坦镇14个沿江行政村联合成立楠溪源头田园综合体,组建楠溪源头田园综合体联合党委,设立专门办公室,并将14个村的党支部纳入其中。

  出任联合党委书记的,是岩坦镇组织委员胡朝晖。“大家是一个发展综合体,就像摊开的手掌,得紧紧地握一起。”面对14个村的党支部书记,胡朝晖一再强调抱团发展的理念。

  协调各村矛盾,是联合党委的重要职责,胡朝晖把屿北村、岩坦村和?#25346;?#26449;的干部叫到一块儿,专门进行调解。

  “产生分歧的根本原因,是村与村之间的利益博弈,联合党委从整体做谋划,权衡各村利益,在推进屿北村项目时,把岩坦村和?#25346;?#26449;的600多亩土地纳入流转?#27573;В?#21508;村有利可得,问题迎刃而解。”胡朝晖说。

  徐翔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:有了联合党委的统领,不仅环山路得以顺利修建,14个村的抱团发?#25346;?#39034;风顺水。通过差异化布局,花漫源头、五?#26159;?#28330;、屿北古村、嘉纳庄园等项目的推进也势如破竹。

  关键词:大局观

  从“自顾自”到“齐步走”

  不过,联合党委扮演的角色,不只是“和事?#23567;薄?/p>

  瓯窑小镇联合党委的诞生,早于楠溪源头田园综合体联合党委。2016年12月,永嘉决定以三江街道坦头村为核心,加上周边6个村庄,共同打造一个集古窑址、展览馆、工作室、瓯窑?#23478;?#20256;承基地为一体的瓯窑小镇。

  村与村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如?#26410;?#29702;?永嘉县、镇两级积极思考,决定以瓯窑小镇项目为主体,尝试成立联合党委。各村党组织一起办公,推进项目。两年多来,在联合党委的引领下,他们顺利拆违拓路,提升环?#24120;?#23454;现从破旧山乡到特色小镇的?#35272;?#34678;变。

  不过,“成长的烦恼?#24444;?#20043;而来。小镇旅?#20301;?#29190;的背后,卫生如何打扫、安全怎样维护、摊贩怎么管理?刚开始,各村都埋头搞旅游,想用好小镇的红利,但都忽视了小镇本身的管理。

  “若要各村主动为全局着想,需要联合党委不断引导。”永嘉县三江街道瓯窑小镇联合党委副书记、坦头村党支部书记夏瑞?#21183;?#26377;感触地说。

  瓯窑小镇联合党委决定,实行网格化管理,并吸收一批党员干部、村民代表、乡贤能人、工作室大师等组建小镇自治委员会,以“网格提议、自治委员会商议、联合党委会决议”的三级议事制度,解难题、定思路、谋发展。

  “我们一起拟一份自治公约吧。”2017年1月15日,夏瑞仁一声招呼,自治委员会成员们纷纷响应。

  商讨会在农家庭院召开,大家拉来板凳,围坐一起,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:实行门前卫生三包,共同成立安全巡逻队,组织义务劝导志?#20184;印?#22799;瑞仁边听边记,拟定“瓯窑小镇自治公约?#20445;?#24182;顺利通过联合党委会审议。

  ?#25353;?#21518;各村组团巡逻、引导停车、摊贩疏散,大小事一块儿商量,再由联合党委表决通过。”夏瑞仁说,如今,村与村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了。

  此外,瓯窑小镇还通过联合党委,积极向街道及县里寻求政策、人力、财力的扶持,并以小镇名义推介项目。

  很快,“花海农庄”项目来了。其规划?#27573;?#35206;盖瓯窑小镇5个村,预计2020年就能为5村集体带来60余万元增收;温州古玩协会紧随而至,在龙头村、罗溪村合作开发古玩一条街项目,今年新春就有望试营业。

  联合党委还在与外界洽谈谋划樱花小镇项目、?#19968;?#28304;文化康养小镇项目,届时,各村将采取资源入股、保底分红的形式,与小镇未来紧紧绑在一起。

  “花海农庄”投资人叶建新惊讶于瓯窑小镇各村的凝聚力。他说,投资3亿多元的项目,从与小镇联合党委进行意向性洽谈,到分别与5个村签署协议,仅用了1个多月。

  “这就是联合党委带来的大局观。”在岩坦镇采访时,胡朝晖也发出这般感慨。他说,协调矛盾外,更要凝聚人心。

  在建设楠溪源头田园综合体时,各村积极?#28304;?#29190;发,甚至为争夺“嘉纳庄园”项目的总部,彼此暗?#21040;?#21170;,甚至挖人家的墙?#25319;?/p>

  这时,胡朝晖不停地向大家灌输大局观,又借用瓯窑小镇联合党委自治委员会的方式,把3个村和项目方拉在一块,进行了一场“头脑风暴?#34180;?/p>

  结果,嘉纳庄园本来就有意向扩容,于是又向岩坦村流转500多亩土地,大家?#28304;蠡断玻?#19981;再恶性竞争。

  关键词:新?#20197;?/strong>

  从“邻村人”到“一家人”

  在桥下镇,德盛嘉园的和谐景象,更让人体会到联合党委蕴藏的能量。

  在永嘉县推进农房集聚改造工作中,桥下镇对山联村等7个村开展下山移民,通过产权置换的模式,实现整村迁移,并建设了新?#20197;啊?#24503;盛嘉园项目。

  以往,这种集聚多村?#29992;?#30340;安置小区,总会存在各种错综复杂的矛盾,何况还融合了7个村。但记者走访时,听到的都是赞叹声。山联村党支部书记邵景慰感言:“秘诀就在于联合党委。”

  走进德盛嘉园集中办事大厅,只见山联村等7个村的牌子格外醒目,牌子后面,坐着对应村的主职干部。“有时候,一些村的主职干部临时有事离开,村民前来办事,找不到村干部,其他村就帮着一起招呼。”邵景慰说。

  原本7个独立的村,如何从“我?#21271;?#25104;“我们?#20445;?#21448;如何做到共?#22374;?#36194;的呢?

  德盛嘉园联合党委书记吴若平说,2015年,农房集聚改造启动,德盛嘉园建设在即。当时,为调和各村关系,7个村党支部探索组建“支部联盟?#20445;?#20063;即联合党委的前身,“没想到,支部联盟很管用,推动了德盛嘉园顺利建成。”2018年3月,德盛嘉园交付使用后,联合党委正式成立。

  为满足村民入住后的生活需求,联合党委精心打造“瓯江红”德盛嘉园党群服务中心,近两千平方米物业房内,红色书吧、宣誓厅、儿童乐园、健身房等功能一应俱全。

  得知部分下山搬迁住户有就业需求,4个多月前,尚在装修中的党群服务中心,专门为下山移民组织一场招聘会。如今,党群服务中心专门设置就?#25269;?#23548;中心,滚动播报周边企业最新的招聘岗位。

  以党风带乡风促进民风,联合党委每周在小镇百?#23637;?#22330;,开展红色星期天各类志愿服务以及文化演出活动,阵阵欢声笑语中,不同村的村民间,?#26143;?#22312;不断加深,村与村的界线在淡化。

  “每逢村里的文艺活动,前后左右,既有这个村的,又?#24515;?#20010;村的。”在与村民交流时,吴若平不再问对方具体来自哪个村,在她潜意识中,他们都是同一个小区的。

  “如果下一步永嘉村规模调整,这7个村合并为一个大村?#36127;?#26159;水到渠成的事情。”吴若平说。

  “这样可将生产要素在更大?#27573;?#20869;优化配置,减少村级非生产性开支,对撤村建居和村规模调整工作也具有现实意义。”滕翀敏说,原来面临的村民思想难统一、村址选定难达?#24425;丁?#25285;心利益被平均化?#30830;?#38754;的阻力,?#19981;?#22823;大减小。

  更让滕翀敏欣喜的是,在刚过去的2018年,瓯窑小镇、楠溪源头田园综合体、德盛嘉园先后被上级部门选为全省千企结千村暨消灭薄弱村、温州深化“千百工程”推进乡村振兴暨大花园建设现场会、温州瓯江红党群服务中心集中启用现场会观摩点。

  “相信通过?#20013;?#28145;化融合,今后联合党委内的各村,一定会真正成为一个整体。”滕翀敏信心满满地对记者说。

20选5开奖规则